电气石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气石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西城教改中的牛小派和直升派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5:06:20 阅读: 来源:电气石厂家

2015年1月,北京市西城区公布第二轮教育改革方案,表示将通过名校办分校、学校资源重组、引进高校资源合作办学等一系列方式进行初中资源整合。

本次教改继承了2014年启动的第一轮教改的一些思路。计划将新增不低于1000个优质初中学位。

一直“瞄着”西城优质教育资源的家长们对此态度各异:支持者有之,怀疑者有之,观望者亦有之。

牛娃儿网创始人、家长帮社区专家团成员一牛预测,“从全国角度来看北京教改已是妥协的产物,与一些外地的教育政策相比,并不算很彻底。但很多家长都没想到2014年会改这么多,后面改革只会不断深入、不断推进。”

“牛小派”和“直升派”

整个升学链条中,“小升初”通常被认为是关键一环。西城“小升初”改革对家长们最直接的影响,就是诞生了“直升派”,与之对立的被称为“牛小派”。

“牛小”指传统上的“牛校”。“牛小派”认为无论改革前景如何,还是应该先竭尽全力上一所好小学,在小学阶段打好基础。

“直升派”则来自西城教改后,一些弱校毕业生可以“咸鱼翻身”直升“牛中”。这些家长会优先选择可以直升的小学,“是对西城区教育改革的直接回应。”

2015年开始,裕中小学、西单小学、福州馆小学等12所小学30%符合条件的小学应届毕业生按照自愿原则,直升对接的优质中学。之后逐年递增,6年后直升对口中学的比例将达到80%。

直升优质中学的孩子需在原小学有连续6年学籍。报名数量如果超过比例将进行计算机随机派位。没有直升成功的孩子也可以选择其他“小升初”的方式。

目前在西城区“小升初”,主要有直升及其他三类方式。

北京市三十五中校长朱建民对《瞭望东方周刊》说:“第一种是推优生,根据五年级上、六年级下两次联考成绩及三好学生次数,有一次选择优质学校的权利。不过2014年比例不超过30%,这次改革有可能压缩至25%至20%。第二种是科技、艺术、体育类特长生,2015年比例有可能在2014年的10%至15%的基础上进一步压缩。第三种是共建生,现在此类学生已经改为政策保障生,生源范围进一步缩小。”

“以后的趋势,保障、特长和推优的其他招生方式比率逐年压缩。”朱建民说。

三类之中,推优生会进行内部“小派位”,即电脑抽签分配优质校。直升及三类之外的学生会在剩余中学学位中进行电脑“大派位”。

“派位”和“直升”的区别在于:前者一对多,后者一对一。

直升其实更像过去的九年一贯制学校的模式。“十八届三中全会在文件中曾强调了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、试行学区制和九年一贯对口招生等举措。西城区肯定会以此为纲,增加直升学生比例,有此决定,并不奇怪。”一牛对《瞭望东方周刊》表示。

“九年一贯制”通常是指某校的小学和初中施行一体化的教育,小学毕业后可直升本校初中,保证学生可以就近接受义务教育、避免择校。

此前西城区只有两所九年一贯制学校,即育才小学和亚太实验学校。此次新增加的12所对口直升小学,除了宏庙小学外规模普遍较小,其2015年毕业生总数为670人左右,按30%的比例,有200人直升。

还有的担心

西城区几乎聚集了北京乃至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。北京市高考理科均分前十名中,西城有四所、海淀六所,文科前十名中西城有五所。

西城区人口是海淀的三分之一,虽然高分段绝对人数比海淀少,但高分段率、一本率、二本率、三本率均列北京市第一。有相当一部分西城区高中,本科过线率100%。

与“小升初”挂钩的是,从2014年起西城区“初升高”新增加名额分配方式入学:示范高中直接面向本校初中和本区普通中学投放名额,限在西城区拥有三年完整初中学籍的。本区初中升本区高中的机会比跨区的多。

“在现阶段,如果依然以高考为指挥棒,那么往下推的中考、小升初,会上演择校战。”有家长表示。

对于30%“直升”如何实现,目前家长们还有存疑,“恐怕还是多少得按照以前‘小派位’的评估模式。”

“要做到100%‘直升’是很难的。除非新学校都按九年制来建立。现有小中学直接改造成九年制短期很难。因为中学本身就存在很大差异。例如实验中学在北京数一数二,突然把某个小学全部改成直升该中学,那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一牛说。

同时,他也在观望取消共建生的政策:“现在改共建生为政策保障生,等于留了个尾巴,说明还不够彻底。”

作为西城教改的另一主要政策,学校撤并消息的各种版本传言满天飞。

目前,西城区有关领导已公开表示,此前流传的裕中中学、154中学,等等,2015年确实要有所调整,与优质中学融合,以此扩大全区优质中学的学位数量,但具体以何种形式尚不明确,“但可以肯定的是,2015年新增1000个优质初中学位的任务肯定要完成。”

朱建民则认为,西城区改革均衡教育资源的初衷肯定不会改变。

“破解择校难题是检验教改的重要标准,难点不在于建设多少优质教育资源,而在于如何消除劣质教育资源。只有如此,才能实现资源均衡配置、就近入学。这应该也是西城区教改的初衷。”一牛表示。

事实上,有不少家长认为,所谓教育集团是松散的组织,“虽然可以互相帮助,但是每个学校有独立的教学系统和管理层。学校的好坏主要出在管理层面,只有撤并学校,好的学校管理层才能真正向原来不好的学校倾斜,好教师才能真正流动起来,教育资源才能慢慢实现平衡。”

改革的意见

“西城学校撤并有几种方式,一类是成立教育集团,由示范校带普通校。第二类就是对一些基础薄弱校合并提升。纯初中不再单独办学,也是其中的方式之一。”朱建民说。

教育集团化及相关的名校办分校并不新鲜。一牛表示:“早在西城区教改之前,就有四大教育集团,包括北京四中、北京八中、北京市实验二小和北京小学教育集团。”

2014年西城教改共推出了17个教育集团,其中实验二小、北京小学是一体化集团,“通过教师轮岗交流、学生混合编班、开设网上视频、实现资源共享来提升合并校的教学质量。剩下的教育集团有的以中学为核心、有的以小学为核心,各有定位。比如一六一中学就定位为中小学衔接。”他解读说。

身为“直升派”,一牛认为,这一政策确实可以提升一些弱校的水平,“如北海中学变为北京四中初中部、二龙路中学变为北师大实验二龙路中学,都是好校带动弱校的典范。”

一些“牛小派”家长有着相反的看法:“毕竟一个学校的强弱和教师素质、生源素质、教育投入有关,这三者和地理位置也有很大关系。即使挂上了同一个校名或者分校,也难想象金融街的一个学校和远郊的一个学校会没有差异。”

朱建民认为,学校撤并、教育集团化的初衷很好。当然,短期内成效还需观察。“一杯糖水、一两糖,往里面冲了两斤水就稀释了。好的教师就这么多,校际的差异越来越小,但学校内部的差异会越来越大。”

“学校撤并后,大家会更多思考如何实现学生个性化的发展。多一把尺子的衡量标准,就能多一种人才出现,找到适合孩子的教育。”朱建民说。

无论如何,多方政策之下,一牛表达了自己的乐观,“虽然改得是晚了点,而且必然会受到一些之前能择校的家长的阻力,但毕竟能让大部分家长受益。”(姚玮洁)

中山职业装定做

新余订制西服

泰兴工作服定制

相关阅读